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津城相亲角被相亲的人谁懂父母心

发布时间:2020-10-14 15:23:30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父母们把儿女概况写在牌子上,供他人参阅。

天津北方网讯:“咱年轻的时候,哪有30多岁了还不找对象的?现在这些孩子倒好,父母这么急,他们跟没事人一样。”傍晚时分,津城相亲角又开始活跃了,父母们一边举着牌子“兜售”儿女,一边聊着陈年往事发着牢骚。这样的相亲角在许多大城市里都会出现,但每一处都有着地域特色。

七夕节前夕,本报记者深度“嵌入”,沉浸在这种“天津味”相亲的氛围中,体味着父母们看似平静但却焦急的情绪,看着他们静候佳婿贤媳的状态,感知着父母的那份无奈心情。

每个相亲者都有个“价签”

傍晚时分,河东区八纬路与大直沽中路交口处热闹非凡,这个自发形成的相亲角至少已有10年,来此帮着儿女相亲的父母也是换了若干批,但相亲角的热度却丝毫不减当年。

蔡阿姨家住红桥区丁字沽,每次来这里要坐上20站公交车。这不,天气稍微凉爽些,她又来了。“好几个礼拜没看见您了。”显然,大家因为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从而相识。说着话,蔡阿姨从小包里掏出纸牌子,上面写着儿子的详细信息:“35岁,属狗,未婚,专接本,开发区工作,收入稳定,有房(学区),有车……”简短的几个字,描述了儿子的全部概况,甚至连未来孙子女的前途都加以标注,以此为儿子加分。

“这小牌子可不敢让儿子知道,每次回家我都藏在楼道里。”蔡阿姨说,“他自打初二就开始搞对象,那会儿我天天拦着,就怕影响他学习。到岁数该找对象了,他又不找了,早知道那会儿我就不拦着他了。”

“孩子多高?多重?”一位女孩的母亲上前询问。“1米72,最近胖了点,得有140斤了。”蔡阿姨如实回答,“您闺女什么情况?”那位阿姨介绍着自己的女儿,一问一答间,两位母亲距离越来越近。“我们孩子挺厚道的,也挺幽默的,不抽烟也不爱惹惹。”蔡阿姨极力推销儿子的优点,那位母亲不时回应:“孩子实在比嘛都强,咱当父母的不就图个家和万事兴吗?”两位母亲越聊越投机,便约定:“留个电话或者加个微信,让俩人先聊着……”

一旁的王阿姨正在为女儿的婚事操心。“1986年的,属虎,她是研究生学历,是某局的公务员,自己有房子,也有车。”王阿姨介绍说。看这样的条件,找个如意郎君应该不是那么困难。说着话,王阿姨拿出手机,给询问者看自己女儿的照片,一边观看一边对女儿进行一番点评。“但有言在先,我们闺女离过婚,没有孩子,俩人只过了8个月。”对于女儿的婚史,王阿姨从不隐瞒,“这是事实,瞒着不就是骗吗?”女儿这段婚姻经历,王阿姨其实满腹抱怨,她在朋友圈同事圈里从来不会提及,可到了相亲角之后,本着对他人的尊重,王阿姨却打开天窗说亮话,毫不隐瞒。

王阿姨感叹:“有过婚史显然是减分项,纵使前面的加分项再高,这样一条记录也会削弱我女儿的实力。”其实,牌子上的每一个人都是“被定价”的,而父母心中却默认着一套定价规则。

盘点这套规则,的确耐人寻味:从职业看,国家公务员一定是加分项,央企和国企管理人员是加分的,银行职员、教师能得到加分,自由职业在父母一代眼中形同无业,因此是巨大的减分项。从学历看,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是加分项,除此之外便是减分项,因为在父母眼中,学历不高也就意味着工作不够优秀。从资产看,有房、有车都是需要明确列出的,尤其对于男子来说,有房的同时没有贷款这才能够成为加分项。而婚姻状况来说,未婚是标准项,而有过婚史者则大打折扣。属相方面,除了属羊的是减分项,其他似乎并不那么被重视,“十羊九不全”这样不科学的说法的确影响了整个中国,当然在天津也不例外。对于孩子所在区也有加减分之说,仅天津市内六区就有不同的级别。也许你会认为这是赤裸裸的地域歧视,但却是大家默许的规则。经过定价规则等一系列复杂运算之后,如果加分项够多,才可能讨论进一步的话题,比如:身高、体重、嗜好等等。

实际上,家长们帮着筛选出的人选,终究还是需要送到孩子的手上。这一点上,受访的相亲角家长们观点一致:我们是我们,孩子是孩子,我们是两条线,我们只负责拓宽交往的面,交往靠他们自己。

拒绝的理由:属羊还没房

相亲角里的大多数父母都是“默默无闻”的,蔡阿姨、王阿姨都如此,数位家长在接受采访时,都坦言自己来这里是瞒着儿女的。每次看到合适的资料,也不敢说是从相亲角看到的,往往拿同事、朋友介绍的来搪塞。可就算儿女激烈反对,终究不能阻止父母来相亲角。

蔡阿姨讲述:“那次我相中了一个女孩,条件真不错;留了微信,让他们俩在网络上先沟通一下,结果你猜我儿子给人家回复什么?我属羊,还没房,赚的那点钱不够养活爹和娘。”说着话,蔡阿姨都被儿子气笑了,“你猜结果怎么着?人家姑娘直接把他拉黑了。”眼看着儿子都“奔四”了,在开发区上班每天早出晚归根本没时间社交,为了替他寻到一个合适的对象,焦急的蔡阿姨代儿“上阵出征”,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被”相亲的蔡阿姨的儿子武先生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只要微信里‘新的朋友’那一栏开始热闹,我就知道她老人家又去相亲角了。”对于母亲的这份执着,他既感动也着急,“我不停地劝她,大热天别往外跑,她却孜孜不倦。”

武先生表示,相亲角谈的朋友都不太靠谱:“一些女孩子加了我的微信之后,聊了只有两句话,就拉黑了,人家女孩也是在应付差事。”有时聊天几乎还没开始,刚打了一个招呼就被拉黑,这显然不是因为武先生得罪了对方,“人家姑娘根本没有认识我的意愿,加我微信,估计就像完成任务,告诉父母一下,‘你看我做了,加过对方’。”

武先生记忆中最有默契的一次相亲经历是:他和姑娘微信谈了半天,俩人互诉衷肠,道出了这些年被迫相亲的苦衷,二人都有不想见面的念头,结果约定一同爽约,把双方母亲和介绍人晾在一旁。对于这段经历,武先生虽然觉得做法过激,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另一位经常被父母“拎”到相亲角的何小姐也抱着类似的想法,她说:“父母不是帮我找男朋友,而是在给他们自己找合适的亲家。”双方父母聊得火热,却换来儿女这里一盆冷水泼过来,父母总认为他们最了解儿女,往往以自己的标准挑选佳婿贤媳,而挑到的往往不是当事人,而是当事人的父母。何小姐坦言:“我是‘大叔控’,看见吴秀波、张嘉译这样的成熟明星就会发自内心地喜欢,就想找个成熟稳重款的做男朋友,但父母二老不接受,一次次地介绍男朋友给我认识,我就得硬着头皮去见。”何小姐开玩笑地说:“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

相亲角的弊病就是不透明,毕竟男女主角都不在现场,而所有来到这里的父母都会将自己的儿女夸得像朵花一样,赞美的言辞无所不用其极,当每一位父母都抱着“行销儿女”的想法,这中间就会存在水分,加之这一过程大多是背着儿女行事,得到的结果往往没有那么美好。

一见钟情关键得“见面”

手拿子女简历,眼瞅对方条件,额头上的汗珠暴露着自己的焦躁心情,这就是津城相亲角出现的场景。父母们很急,他们希望儿女早结婚,早抱下一代;父母们也很纳闷:为啥自身条件这么好,就是找不到对象;父母们更诧异的是:儿女岁数这么大了,为啥就在婚姻大事上不着急呢?既然儿女不急,当父母的便代替子女出征,但父母的满心欢喜往往落得一场空。

津城资深红娘张琪子告诉记者:“最直接的相亲方式还是要男女青年直接见面,往往能够擦出火花。我们都觉得一见钟情是最圆满的,关键是你俩得见面。父母在儿女相亲这件事上永远不是主角,付出再多也无济于事。”

张琪子在为青年男女牵红线时总结了这样一套经验,她说:“家长出面的效果往往适得其反,不仅自己儿女不高兴,对方也会有反感。”尤其是男孩家长常常以儿子工作忙没空相亲为由,代替他出现在相亲角、相亲会,女方就会觉得,连相亲这件事都要父母代替,这样的男生显然不够成熟。“父母把好关就可以了,切勿越俎代庖。”她提醒,“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心情急躁,弄不好就会影响孩子的幸福。”

代替子女相亲只能帮着拓宽一下人脉,往往是从陌生人又回到陌生人。要结婚,要恋爱,最后还是看自己。

相亲角里的“花絮”

-卖房团穿梭于相亲角:相亲角里大多是中老年人,而穿梭于其中的年轻人不是相亲主角,而是卖房团。对于一些相亲者来说,婚房是刚需,过往的失恋经历或许也是折在了这一关。卖房团恰恰瞅准了商机,打出了“最佳婚房”的招牌,招揽生意。

-红娘桌上的“琅琊榜”:相亲角是有一套定价体系的,直观的体现便是红娘们桌上的花名册。这些花名册依照不同的标准进行分类,有按学历划分的,有按职业划分的,也有按工作地划分的。比如在一家红娘机构的桌上,就摆着一本《在京工作》名录,里面列举的都是家在天津、在北京工作的人。

-互通有无留个“心眼”:当一位家长介绍起自己的儿女时,经常会遭遇“围观”,围观者依照自己心中的标准衡量着话语中的这位青年。同时大家也会互通有无,相互介绍,当然真遇见好的,自然就会扣下。

-条件太好没人敢问:“家中三套房、三辆车,家族企业……”这条件的确好,但在父母们眼中“门不当、户不对,有些飘、不接地气”。因此要是想在相亲角找对象,真得学会低调,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

治甲状腺结节医院哪家好

强直医院电话

重庆治性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