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皇帝刘邦搞定痴情寡妇智娶皇后吕稚

发布时间:2020-12-25 06:13:08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皇帝刘邦搞定痴情寡妇 智娶皇后吕稚

曹芷当初喜欢刘邦,是看刘邦为人和气,行侠仗义,走到哪都有一帮朋友跟着,觉得这人特能办事。也是老板娘为了拉生意,有意叫她对刘邦好点,让他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好多到店里来。她虽然年轻,却是过来人,身边也想有个男人,在这方面颇能放得开。但事后刘邦却给她讲得明白,两个人只能在一起偷偷生活,不能娶她,原因就是家里不会让他娶一个寡妇,亲戚朋友也会讥笑他,并表示不妨碍她找婆家嫁人。后来两个人虽然有了个私生子,刘邦还是这态度,曹芷也没有办法。曹芷想再嫁人,因为她心里老惦记着刘邦,找了一大帮,也没有中意的。只好无奈地对刘邦说:“我也不找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不娶我也可以,但孩子你得认,你有空没空多来看看孩子就行了。”说是让刘邦多来看看孩子,实际还是想让刘邦多来陪陪她。

网络配图

刘邦虽然外表很刚强,内心却很慈悲,看曹芷话说到这份上,虽然心里有点烦,有点后悔,但又不忍心伤她,便好言相劝说:“孩子我认,即使我以后娶了别的女人,也不会忘了你娘俩。”说罢,还同意孩子姓刘,给孩子取名叫刘肥。话虽这么说,刘邦以后渐渐来得少了,特别是吕公许婚之后,干脆一次也不来了,朋友聚会也只到王媪饭店而不到武负这儿来了,他怕见着曹芷心头一软再跟了她去,传出去把他的好事给搅黄了。

刘邦一段时间不来,曹芷想得难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白天到饭店干活,有人说说话还好些,一到晚上回到自己那几间小屋里,保姆把孩子交给她就回自己家了,她侍弄好孩子,想睡睡不着,想干点别的事又没心情,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她也不知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天不明就又醒了,起来头总是昏昏沉沉的。这样没多久,她明显消瘦了许多,眼圈也有些发黑。她又是个心性高傲的人,刘邦不来找她,她想这辈子都不去求他。有时又觉得男女之间的事说不上谁求谁,想他就应该去找他,况且她和刘邦已有了孩子,不是两口子也是两口子,两口子之间又有什么磨不开脸的。想到这,她又去找了刘邦几次。

但这刘邦这一段是有心躲着她,她怎么会找到呢,不是不在家,就是大门紧闭。这天曹无伤走后,她想是应该找刘邦给个说法,不能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就让他跟了别的女人。她知道刘邦天天要在亭里当值,也没多少地方去,第二天一早就不顾天黑来到泗水亭公所,敲开门,帮办姚灯刚说“三哥不在”,她就一步跨进去,一边说:“你们就哄我吧,他能跑哪去,我倒要亲眼看看!”说着就直奔刘邦的住所。

这个地方刘邦曾带曹芷来过两次,姚灯等几个人也都见过曹芷,知道她是武负饭店的服侍员,只是刘邦吩咐他们不准对任何人说起这事,他们心里也都有了数,私下里还称曹芷为“三嫂子”。

曹芷气呼呼地猛推刘邦的房门,刘邦刚把门栓拉开,门“呼啦”开了,刘邦向后一趔,差点没碰了头,一见是曹芷,马上有些愕然地说:“你咋到这来了?”

“你说我咋来了?你倒过得挺自在,有了新相好的了是不,我不能来了?”曹芷一见刘邦就压不住火地大声嚷嚷道。

刘邦赶紧把门关上,压低嗓子急道:“小姑奶奶,这是公所,你别大声嚷嚷好不?”

“我不嚷嚷,你这一段鬼影也不见,放着孩子一点也不问,你到哪去了?”曹芷继续喊道,只是声音稍微小了点。

刘邦答道:“我这不是有事嘛。”

网络配图

“有事,有什么事,不就是忙着找你的新相好吗?”曹芷用眼直逼着刘邦说。

刘邦看曹芷发急的样子,觉得好笑,心想这女人离了男人有时就像疯狗似的。他看曹芷头发胡乱地盘在头上,虽然生气,小嘴还是那么娇俏,他也好长时间没碰女人了,不禁一股热流直往上蹿,一把抱住曹芷,嘴里小声哼叽道:“亲爱的,别生气,我忙完这一段就到你那去。”脸忙着向曹芷脸上贴。

曹芷被他一抱,气马上消了一半,一边用力向外推?边说:“死一边子去,你哄谁呢,你别碰我!”

刘邦哪里肯放手,边亲边把曹芷向床跟前推,曹芷毕竟力气小,只说“你干啥”,说着已被刘邦推到床上。刘邦先把她的衣服解开,又麻利地脱掉自己的衣服,把曹芷骑在下面。曹芷本不想理他,但知反抗也没用,又怕撕烂了衣服,也就任由他折腾。及至刘邦趴在了她身上,她不由得眼泪“唰”地涌了出来,嘟嘟的泪水淹没了睫毛,顺着眼角像河水一样向下淌,瞬间浸湿了鬓角。刘邦抱着她的脸,狠命地亲她,她“呜—呜”地一声哭了出来:“你这没良心的!”

过了好大一会子,刘邦气喘吁吁地穿好衣服,下去倒了碗水“咕嘟咕嘟”喝了半碗,问她“喝不?”她窸窸窣窣地扣好自己的扣子,没有回答刘邦。过了一会子,问刘邦:“你说罢,你想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刘邦笑嘻嘻地装糊涂道。

“你当我真不知道?你不是要娶吕公的女儿了吗?我们娘俩你打算怎么办?”曹芷惆怅地质问刘邦。

刘邦看瞒不过去,心想对女人只能好言相劝,况且他从内心里也喜欢这个女人。他想了想,忽然问:“你听谁说的?”

“这个你不要问,纸包不住火。”曹芷不想多说。

网络配图

刘邦喝了口水,认真地说道:“我知道这事瞒不过你,你不来我也会去告诉你的。我也不是急着想找人家,是我那天到吕公那里去贺迁,吕公看我的面相说我将来一定是大贵之人,当时就把女儿许给了我。我想我刘邦是什么多了不起的人物,人家那样的富家愿把女儿许给我,那是我的福分啊。那女孩我也见了,长相也可以。当然比你也强不到哪去。所以我当时就同意了。我之所以没急着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难受。也怕到你那去多了,把这事给弄砸了,所以这一段我硬管住自己不去找你,实际上我也想你。”

“你想我?嘴想。”曹芷插话。

“不是嘴想,是真想,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之所以不能娶你,原因我已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你一直也是同意的。亲爱的,你放心。你知道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我即使娶了别人,心里也不会忘了你。还会去找你,况且你那里还有我的孩子呢。那吕公说我将来是大贵之人,我要有那一天,一定把你接到一起来住,你看那些达官贵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到那时我再接你也没有人说闲话了。”刘邦拉着曹芷的手说。

曹芷抽回手,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到那时你早把我忘了。”但听刘邦说这些,加上刚才刘邦见到她一番温存,心情好了许多。

湖北省颅内占位性病变医院

青海省鼻咽炎医院

吉林省创伤性耳聋医院

浙江省星形细胞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