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苹果降价又被偷果农喝下百草枯留下5万外债刺叶冬青

发布时间:2020-10-19 02:04:50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苹果降价又被偷果农喝下百草枯留下5万外债

江法的哥哥和妻子站在院子里,墙上硕大的"福"字下,是可能要让这家人赔本的苹果。

堆积在院子角落里的鞋子,是江法生前穿过的。

江法和妻子的结婚登记证书。今年他们结婚已满18周年。

如果将苹果市场比作股市,那么在江法(化名)眼里,世界就是一片惨绿。今年上市以来,苹果的价格几乎一路走低。而这一路走低的价格,对这名今年49岁、种了一辈子苹果的果农来说,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10月4日晚,家中还欠着一笔钱的江法在自家院落里吞服农药百草枯自杀。10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牟平区观水镇五甲村的江法家中,了解这位在苹果降价浪潮之下的果农自杀的前前后后。

□祸不单行

欠着别人五万块,苹果眼见要赔本

如果今年的苹果价格能和往年一样,那么双节期间,应当是江法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家里种的苹果成熟了,一年的辛苦眼看就能有回报。在牟平上学的女儿也趁着节假日回家小住,一家三口又一次团聚,其乐融融。

但事实上,从九月末开始,江法的妻子柳艳(化名)几乎没见丈夫笑过。第一批收购商来村子里收购苹果时,江法前去打听价格,回来之后,柳艳感觉这个比他大了整整十岁的丈夫像是变了一个人。从前话不太多,但是时常带着笑容的江法现在脸上布满愁云。甚至有时候,柳艳会看到丈夫自己坐在院子里叹气,三米见方的院子里摆放的全是采摘下来的苹果。

柳艳告诉记者,苹果的价格已经从2011年的每斤3.5元左右降到每斤3元以下。往年能卖到2万元的苹果,今年仅仅能卖到1.5万元左右——这对一家三口来说几乎是致命的。苹果仅仅能卖到1.5万元,这意味着不仅一年以来的辛苦付诸东流,连种苹果的成本都难以收回。而摆在这个家庭面前的,还有女儿每年数千元的学费与生活费,以及为盖房子而借来的5万元欠款。

对与果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果农江法来说,未来的路似乎越走越窄。而肩上承担的压力却要将这个在照片上看起来瘦弱的男子压倒。江法的二叔告诉记者,生命的最后几天中,江法比往常沉默了很多,“不知道每天都在寻思什么。”

□不堪重负

果园遭小偷光顾,深夜喝下百草枯

柳艳对记者的讲述中,出现最多的一个词是“如果”。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去年借钱买了房子,如果不是今年的苹果价格降得这么低,如果不是那两天忙于农活而没怎么注意丈夫,如果不是发生在10月初的一场意外……但可惜的是,如此之多的能够避免这场悲剧的机会,江法一一错过,最终酿成了惨剧。

根据柳艳的叙述,记者了解到,压倒江法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发生在10月初的一场“苹果被偷”的意外。在10月初的一天晚上,江法听说有人在村子果园里偷苹果,他忙去自家果园查看。等他赶到时,发现苹果被偷了不少,而偷苹果的人已不知所踪。

10月4日晚10点左右,处在睡梦中的柳艳翻了翻身,黑暗中,她隐约感觉身边的丈夫不见了。柳艳摸黑起床后,一边喊着丈夫的名字一边向门外望去。门外院子中月光被乌云遮挡住了,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坐在厕所门前的台阶上。柳艳挪过去,却发现丈夫几乎没了声息,在丈夫身边,放着一瓶已经空了的百草枯。惊恐之下的柳艳将丈夫往屋里拖,女儿江文翠(化名)也被柳艳惊醒,迅速拿起手机拨打了附近亲戚的电话。

让柳艳难以忘怀的细节是,那时丈夫的意识已经模糊,可在柳艳用尽全力撑起他进屋时,不省人事的江法紧紧攥住了自己的手。晚上11点多,闻讯而来的几个亲戚赶到了柳艳家中,此时江法已经基本没有了生命迹象,他紧紧握着柳艳的手最后也缓缓松开。

□困难重重

妻子借钱办丧事,女儿学费要数千

10月22日,记者来到牟平区观水镇五甲村江法家中。上午10点,江法家铁红色的大门紧闭着,柳艳送女儿去上学刚回来,正在家里做饭。江法的哥哥江先生最近几天同样住在这里,听到有人说弟弟的名字,江先生的表情迅速黯淡下来。

江法的住处是北方典型的院落加住宅,正北方是挨着的三间卧房,房间内没有任何装修的痕迹,房子里除了一台电视和一台冰箱,难以看到其他电器。院子里摆满了三天前摘下来的苹果,院子西南角的一面墙上,还有用瓷砖拼成的一个巨大的金色“福”字。

这几间房是2011年春天,江法和柳艳借了5万元雇人来一砖一瓦建成的。2011年秋天搬进来之后,家里的经济雪上加霜。“全指望着今年的苹果能多挣点钱还债。”柳艳低沉地说。

从前这个季节,一般都是江法上果园采摘苹果,拉回来之后,柳艳对苹果进行分类整理,而后夫妻两人会借一辆车子将苹果拉至收购商处售卖。但今年,去果园采摘苹果的变成了柳艳,而借车送货去卖的事,柳艳只能拜托几位亲戚邻居们帮忙。他们的女儿江文翠在牟平的一家技校就读,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加起来要数千元。江法离开之后,柳艳借钱办了丧事,甚至来不及悲伤就被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外债、女儿的学费成为了她心中的两大难题。

柳艳几乎没和丈夫一起照过相,唯一的一张合影被印在结婚证上。红色打底的结婚照上,柳艳和江法靠得很近,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江法身穿红色的衣服,嘴角勾起,对着镜头笑得很自然。今年是两人结婚第18年,柳艳原本想等到结婚20年的时候,和丈夫好好庆祝,但现在,这一切只能留在想象中。

果农说法>>今年是苹果价格的低点

“今年的苹果价格确实是最近几年的一个低点。”10月22日,记者先后走访了牟平、栖霞等多处苹果产地,不少果农都向记者反映,自从今年苹果上市收购以来,收购价格一直在降,牟平区观水镇几个苹果产地的收购价已经从3元左右降至了2.7元左右。

走访中,五甲村一名村民告诉记者,今年苹果价格降低是普遍趋势,据他介绍,今年的苹果收购价格要比往年低很多,80#的苹果去年最高可以卖到3.5元一斤,今年只能卖到2.7元一斤,其他等级的苹果也降价不少。“今年气候不好,苹果长得小,再加上价钱低,很多果农的收入都不理想。”观水镇上寺口村一名果农说。

中午记者离开时,柳艳送到了门口,她背后数筐苹果孤零零地摆放在院子中,这些已经采摘下来三天的苹果还无人问津。

治疗癫痫医院那家好

治牛皮癣正规医院有哪些

看视网膜病眼科中心

济宁治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