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西画廊泥人林志明笔墨之间淡薄云天

发布时间:2020-03-04 05:23:33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对林志明的采访约了两次,第一次恰巧遇上他在闭门创作过程中,于是采访时间顺延一周。第二次,记者来到了位于火车站附近他的工作室——宛南书社。

脱鞋入室,一阵浓郁的墨香立刻扑鼻而来。三两摆放的毛笔砚台、或悬挂或平铺的宣纸、一字排开的方正书桌,都在暗示着主人的身份。林志明的夫人招呼记者坐下后,随即从里屋唤出林志明。不同于印象中艺术家老气横秋、长发披肩的形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留着寸头的闽南汉子。

“您和我想象中的样子有些不大一样。”

“哦?具体是哪些方面不一样?”

“嗯……你的发型很精神。”

“哈哈,如果你几年前见到我,那时我可是留着马尾辫的!”听闻此言,林志明乐了。

“后来为什么剃了?”记者来了兴致。

“剃了好,去繁从简嘛。”林志明告诉记者,曾经他留马尾长发,是他那些年对艺术创作真情流露、激情澎湃的一个表象。而近年来,他觉得艺术家不需要外在的标榜,像艺术家的往往不是真的艺术家。“所谓大道无形,就是我这些年悟出的道理。”

其实何止发型,包括这间大隐于市的工作室,也可以说是林志明这些年来思想蜕变的产物。“我在龙海太多人找了,没法潜心创作,后来决定干脆躲到厦门来,谁也找不到我,哈哈!”

语罢,林志明点燃檀香,熟练地泡起功夫茶。在墨香、檀香、茶香混合的弥漫香气中,他向记者讲述了从农村娃到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故事……

人物名片>>>

林志明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福建书协教育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

从村里来到村里去

出生于龙海的林志明,自幼就对书法绘画等艺术创作感兴趣。如今回想起自己的启蒙老师,他说有两个,其一是自己的哥哥。“说来也怪,我哥哥书念得不算好,但是字写得很漂亮。小时候我跟着他玩,他和同学喜欢练字,我也跟着练,有那个氛围就很自然的喜欢上了书法。”另一个启蒙老师则是村里庙宇的神像。据林志明介绍,小时候每当村中庙宇修缮,师傅来绘制神像、书写对联时,他都是冲在围观小伙伴的最前列,并且可以一看一个上午,直到大人喊回家吃饭。

因为这样从小培养的兴趣,初中毕业后,林志明选择了到漳州市第二职业中专学校美术中师班孕育自己的艺术梦。虽然读的是美术专业,但他的兴趣仍在书法。并且幸运的是,当时他的班主任是漳州市书法名家蔡和先生。蔡和的言传身教使得林志明的书法有了真正系统的学习,打下坚实的基本功。“整整三年,课余时间我每天都要写上百个碗口大的字,这是蔡和老师对我的要求。他曾经说过对我的期许:老老实实写字,老老实实做人。这么多年来,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没有辜负老师。”回想起恩师,林志明至今满怀感激。

读的是师范班,毕业后林志明自然被分配回农村成为一名小学教师。农村的教学任务不算太重,闲来无事的时候,他还是延续着练字的习惯,笔耕不辍。很快村里都知道小学来了个字写得很漂亮的林老师。于是,每当村里学校有需要刷标语做宣传的时候,这份差事就落在了林志明的头上。计划生育标语、小学生守则、雷锋头像……别人合作需要一个星期干完的活,林志明一个下午就全部搞定。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镇里的村落但凡此类工作,领导全都找上林志明。

那段时间,林志明常常一人骑着单车,腰上别把刷子,上午到这个村,下午到那个村。“有机会写大字还能赚点小钱,挺惬意的。”

林志明作品《刘慎虚诗阙题》。

上京求学勤耕砚田

这样平静的生活,在某天被一个书法作品展打破了。

那是龙海市书协举办的一个书法作品展,林志明闻讯之后特意从乡下赶来,看到那些展出作品后,套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当时他就震惊了。“在我最初的观念中,字写得最好的是村里面的那些老先生。我想我哪天写字能够超过他们就满足了。那次看展之后,发现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林志明在展厅待了整整一天,怎么也没看够。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他每天都来光顾,细细品味名家书法作品的韵味。他的这一举动也引起了时任龙海市书协会长蓝君植的注意。“蓝先生发现一个年轻人每天都来看作品,觉得一定是对书法作品有很大兴趣,就主动过来与我交谈,之后就邀请我加入龙海市书协。”

就这样,林志明得到了更多与龙海市书法名家们交流学习的机会。然而见识得越多,他越是发现自己的不足。他觉得这样的进步速度远远不够。“既然已经看到外面的世界,何不看得再远一些?”他做出一个决定:上京参与中书协书法培训中心研修班的进修。彼时他除了担任教师一职外,还有开店做些小生意。决定去北京后,他毅然弃商辗转于砚田。“物质追求哪比得上精神追求重要?”店铺关张后,林志明背起行囊北上。

多年后的今天,林志明回想起在北京上的第一堂课,感觉不是脑袋被塞满了知识,而是一下子空了。“直到那时候才知道书法是有多么的博大精深。觉得自己要学的实在是太多了,脑袋空空如也!”培训期间,与林志明交好的两位北方的同学,他们之间的交流对话对于林志明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我一直认为同学之间的交流学习有时候比老师教的还有用,那两位同学的见识比起我这个普通话都讲不清楚的福建人,广博多了。他们在说,我就默默在听;他们在写,我就仔细在看。”有限的培训时间内,林志明如饥似渴地从老师同学身上学习知识。

培训归来,林志明创作了一幅作品寄到中书协培训中心。这幅作品获得了中书协书法培训中心第八届成果展二等奖,这意味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入了中书协。“我还记得那是一天傍晚散步时得知获奖的消息,兴奋得马上跑回家上网查询信息,起初还怕是诈骗短信,确认后一夜难眠。”林志明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他获得过大大小小许多奖项,但是再没有哪次得奖有过如此兴奋和幸福的时刻。

林志明作品《明高启题画诗》。

做随处可见的“泥人”

那次得奖之后的第二年,中华大地“非典”肆虐,林志明蛰伏家中一年,于2004年二度上京进修,并如愿获得中书协书法培训中心第十届成果展二等奖,由此获得了成为中书协会员资格,进入了中国书法界最高艺术殿堂。这之后的两三年中,林志明进入了创作的黄金时期,逢展有投必获。2007年斩获文化部最高奖“群星奖”、九届全国展三等奖,使他迅速成为漳州市乃至全省书法界的青年才俊,一时间门庭若市,求字的、学习的,还有很多家长都希望把孩子送到林志明书法工作室学习书法。

但接下来的日子里,林志明发现自己投稿获奖的几率低了许多,他开始仔细反思原因。“说实话,获奖入展是艺术家创作的动力,这是一种对艺术成就的肯定嘛。大约一年左右时间我没获什么奖,开始肯定会有点着急,后来想开了,觉得这是自然规律,就没再在意,而是更加潜心在创作上。”林志明回忆说,心态调整后,很快他就再次进入了创作的黄金阶段。

人的名气大了以后,交际应酬也就多了,更何况林志明本身就是一个洒脱的热血男儿,但他很快发现这样的状态不利于创作。“比如说喝酒,喝到微醺的状态回来创作是最自然的状态,但是如果喝到酩酊大醉,笔都拿不动了还怎么创作?”基于对艺术无止境的追求,林志明干脆在厦门另开工作室,每逢创作的时候,他就备好米面,关掉手机,躲进小楼一个礼拜不下楼,有如他所说的“闭门即是深山”;创作结束后,想老朋友了,再打开手机,招呼三五好友,把酒言欢,讲古论道。林志明笑言,他是真正做到“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的人。

林志明自号“泥人”,据他透露,其有三层含义:其一,他是龙海市紫泥人;其二,泥土的可塑性极强;其三,泥土在农村随处可见,是最普通的,也是最朴实的。如今,林志明的生活简单而又丰富:每天跑步几公里锻炼后,沐浴更衣,点一炷檀香,播一曲《二泉映月》,提笔书写快意恩仇;没有创作的日子里,他喜欢喝喝酒,聊聊天,翻翻书,爬爬山,看看云。在林志明看来,写好自己的字,其他都是余事。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说的。你若不信,这间处世而忘世的宛南书社难道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文/《台海》记者 方锐 图/受访者提供)

上海冷藏物流

张松茂瓷板画

房屋抗震检测

小孩游乐设施